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时报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国家公共文化网 > 政坛人物 >

纪实写作就像理工男 要严谨

时间: 2019-01-07 19:4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昨天,《历史的绝笔:名人书信背后的历史侧影》在京举行新书发布暨读者见面会。该书通过数百张历史照片和名人书信,重现了那些叱咤风云的政坛人物、知名作家、艺术明星、科学大家的历史命运。

  发布会后,叶永烈接受了京华时报的专访。谈及纪实文学的写作,这位触碰过“”“陈伯达”等敏感题材的作家表示,“纪实写作需有‘理工男’的严谨,必须像写论文一样,掌握大量可靠的一手材料”。他认为“真实”是纪实文学作品的生命线,“也是吸引读者最重要的地方”。

  当拿到新书时,记者被该书的厚度惊到了,“一共70余万字,达628页”。叶永烈说,本来计划写100个名人,但写到70多位时赶紧打住了,“没想到这么多字了,如果再写下去就没法装订了”。

  尽管是本大部头,但翻开后发现这是一个大宝藏,不知道的以及想不到的名人故事都在这里:陈云夫人于若木、长媳刘松林、蒋介石女婿陆久之、陈独秀机要秘书郑超麟、“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中国航天之父钱学森、数学家华罗庚、“童话大王”郑渊洁、“三毛之父”张乐平、著名诗人汪国真、音乐家贺绿汀等等,叶永烈用温情的笔触清晰记下了一段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不仅有料,而且趣味性强。

  本书是以大量的名人书信为基础,“家中拥有那么多名人书信,但我从未从拍卖行购买过一封名人书信”。这些名人书信均写着“叶永烈同志收”“叶永烈先生收”,均是他当年长期从事纪实文学创作时穿梭于名人丛林留下的。作为文学界出了名的“记者”,叶永烈采访过的人数用“成千上万”绝不为过,“有时候写一篇文章,我就需要采访过百人”。那么,该书中呈现的70多位名人,有何选择标准呢?叶永烈说,“首先这些对象得是名人;其次是跟他们交往的内容,需要有文化和历史双重价值”。

  书中提及的名人涉及政坛人物、知名作家、艺术明星、科学大家,是叶永烈曾经直接采访过的人物,甚至有的是独家采访,如陈伯达。

  “最初的采访十分艰难”,叶永烈通过各种努力联系到陈伯达后,对方的态度是拒绝的。“后来我采访一圈他周边的人,包括他的子女、历任秘书、警卫员、他的司机等等,最后我就直接采访陈伯达”。当时陈伯达已83岁高龄,“到他家后,他爱理不理,这个时候,我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怎么称呼他,过去都称‘伯达同志’,那会儿就不合适了;叫陈先生?显得有点见外;如果喊他‘陈老师’,也不伦不类;后来我想到了‘陈老’”。叶永烈通过其早期在北大读书时的一次见面,拉近了他与陈伯达之间的距离。“后来采了很多次,在他去世前几天,他还用毛笔在宣纸上题诗赠我。想不到,这成了一生的绝笔”。

  叶永烈庆幸,“在陈伯达人生的最后一年,从刑满到去世,我作为唯一的采访者,多次采访了他”。叶永烈说,与之有过书信往来的名人大多已经离世,而纸质书信也日薄西山,退出了历史舞台,“我是国内最早使用电脑的那一批人,留不下什么手稿了,现在也没有人写信了,都是发邮件”。他认为,书中那些泛黄的书信,折射出的时代悲欢,已成历史的绝笔,这也是该书取名为《历史的绝笔》的原因。

  长期以来,叶家俨然就是一个重要的“私人档案馆”,但随着叶永烈和老伴步入晚年,“我和夫人必须考虑家中大量书信、手稿、采访录音带的未来去处”。在征得两个儿子、两个儿媳的同意之后,他们决定无偿捐赠给上海图书馆。

  2014年4月28日,上海图书馆举行“叶永烈专藏”捐赠仪式。“从那以后,我分批向上海图书馆捐赠。截至目前,已经捐赠32箱。接下来,我还会以每次10箱继续分批向上海图书馆捐赠”。

  除了名人书信,叶永烈还有不少名人字画。“多次采访之后,很多名人与我就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甚至将自己珍藏的东西送给我”。叶永烈说,梁实秋夫人韩菁清生前与他家交情甚笃,“有时候就会寄来五花八门的卡片,有时候卡片上有她拿着一朵黄玫瑰的照片,然后照片的反面俏皮地写着‘送你一朵黄玫瑰’,这是她经常唱的一首歌”。在韩菁清在去世以前,“她把4万多张照片及其他重要的东西都送给了我”。

  在名人书信、字画有“软黄金”之称的今天,叶永烈却大批量地送往了国有文博机构。他笑说,“我如果把陈伯达送我的那幅字拿出去拍卖,还不知道要拍多少钱呢?”

  在昨天的新书发布会现场,来了不少中年读者。记者随机采了其中几位,均提到了叶永烈早年的科普作品,如《十万个为什么》《小灵通漫游未来》等。但翻看叶永烈的简介,这位早年被大家熟悉的“科普作家”,在1983年后,再也没有科普文学作品了,取而代之的是《红色的起点》《历史选择了》《陈云之路》《傅雷与傅聪》等传记和纪实文学。

  谈及写作上的骤然之变,叶永烈用了“华丽转身”四个字,“完全是升了一级,从创作上走向更重要的阶段”。叶永烈也坦承,当时并非自主求变,“我被迫的,1983年在批判‘精神污染’时,我是科幻界受批判的头号人物,那么多批判文章朝着我来,尤其是《中国青年报》,还在第一版批判我那篇叫做《黑影》的小说,称那思想上的‘黑影’,我从那个时候就决心离开这个领域”。

  如果没有那件事情呢?“那可能会是另一种方向。我也有几次差点改道,比如1981年,当时我一篇名为小说《腐蚀》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发表,当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选’评选时,差几票就可以入选了。一旦入选了,我肯定一辈子写小说了,就不会从事纪实文学写作了”。

  说到纪实文学的写作,学化学出身且触碰过“”“陈伯达”等敏感题材的叶永烈表示,“纪实写作需有‘理工男’的严谨,必须像写论文一样,掌握大量可靠的一手材料”。他认为“真实”是纪实文学作品的生命线,“也是吸引读者最重要的地方”。

  有趣的是,在纪实写作热的今天,这位常年从事纪实写作的作家,却投入了创作纯文学的行列。叶永烈透露,其首部长篇小说即将问世,“年后就会和读者见面”。

  叶永烈边描述新作,边打开微信,“这是出版社编辑发来的”。记者注意到,小说基本完工了,题目为《东方华尔街》。叶永烈说,“这还不是最后的名字,还要推敲一下”。新作近40万字,聚焦上海,“主要写上海的外滩跟陆家嘴”。

  叶永烈告诉记者,他写就的故事可以说是1937年出版的一部小说《冒险家的乐园》的续篇,“那部小说描写的是20世纪初一大批冒险家来到上海闯荡的故事,而我这个是写今天,写那些冒险家的后代,也就是‘冒二代’们来到上海所发生的新的故事”。整部小说的核心是美国归来的三位“冒二代”分别与上海本地姑娘发生的爱情故事。

  叶永烈说,他打算围绕上海来个“三部曲”,“第二部长篇小说的框架也出来了,叫《海漫漫》,写上海跟台湾之间海峡两岸的爱情故事”。他表示,三部小说写完后,会分别拍成电视剧,推上荧屏。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主办: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63213130 邮箱:welcome@ccdy.cn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 邮编:100031
Copyright©2013 www.cpcss.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国家公共文化网
京ICP备10217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