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民生时报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国家公共文化网 > 政坛人物 >

气质美女孙燕姿 又文艺又流氓

时间: 2019-01-09 20:22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对自己的感情生活守口如瓶,对她的圈外男友百般保护,所以她的爱情经历,在娱记们的眼里,向来不是一般的“传奇”。试想一个几乎没有和任何男艺人、富二代传过绯闻的一线女歌手,她的芳心究竟会为怎样的对象牢牢俘获?要解开这个迷题,其实并不难,只需把她想象成一个突然间脱胎换骨邻家女就够了。名誉、地位的改变,不一定意味着男女游戏强弱的转变,何况媒体的大肆追踪、曝光,也曾为她过去的恋爱带来过不可挽回的伤害。

  你不得不承认,她选择一律避谈有关爱情的部分,绝非一种故弄玄虚的矫饰,而是源自亲身教训的明智经验。从这个坚持原则的侧面,也可看出她是一个很有独立想法的人。女人三十有二,她最近上《康熙来了》节目,把大S的“闪婚”形容为冲动,对于婚姻大事,她并没有特别规划过,“我以前常常觉得女生到了二十五六岁就会马上结婚,那个年纪时,父母还经常会催促一下,但现在我离25 岁都又过了7 年了,他们也不会那么逼我了。”

  记:新歌《当冬夜渐暖》里有段歌词,“一百次的爱只要一次的绚烂/ 下一次/ 会更勇敢”,这也是你对自己当下爱情观的判断吗?

  孙:我其实蛮幸运的,在那个部分,没有遭遇太多的挫折。但是也有很可惜的时候,还是会渴望生活过得很美满、很值得。因为爱情总会让人很冲动,这样的生活才有很多意义。

  孙:爱情里最好也是最棒的部分,就是有一个依靠,有一个伴儿。但具体到怎样去经营,有时候还是要花点心思去逗他开心。

  记者:你帮林俊杰的新歌《她说》写了歌词,大家都说他这回从男性的角度唱出了女性的关怀。在生活中,你和一些心思细腻、比较懂女人内心的男生是不是更容易成为好朋友?

  孙:我是有蛮多同性恋的朋友的。但好朋友里还是以女生居多,特别细心又关系特别铁、特别近的男性朋友真还没有。在圈内和王力宏可能还比较熟,偶尔会在MSN 上跟他聊天。

  孙:书看的就比较多了,推荐一本德国作家聚斯金德写的小说《香水》。此外,最近看过的还有李光耀(政坛人物,常被誉为“新加坡国父”)写的东西,比较难熬的有村上春树的新书《1Q84》,但是情节越诡异,我越喜欢。电影方面,一直超想去看《黑天鹅》,但苦于没有时间。

  孙:那他可能是比较幸运吧,我这方面不敢乱尝试(笑)。其实我之前有和新加坡独立导演陈子谦合作过,在他的艺术电影《12莲花》里客串了一把“观音”,虽然这个角色还挺不符合我本人,但他的这个忙,我觉得是应该要帮的。我和内地的导演基本没什么接触,跑来找过我的还是香港导演居多

  每个女人身上都隐藏了一些不为外人知晓的小秘密。看近期的台湾综艺节目,才知道原来一头标志性的爽朗短发,并非孙燕姿出道之前的原本形象,读书时代的她就很爱化妆,很有女人味,后来走所谓的中性造型路线,也不过是唱片公司的经典企划包装。

  以前我们固执地认为她偏好不太花哨的服饰,但这显然又是一大误解。她说为了让时装大片呈现最满意的效果,她喜欢尝试所有大胆的造型。经纪人悄悄告诉记者,她和所有爱打扮的女艺人一样,也有一点孩子气,如果服装准备得暗合心意,她就会很快在镜头前找到最佳状态。但她也略带羞涩地坦白,在新专辑记者会上穿的那套深V 露背装,就是她对袒露性感的最大尺度底线,“还是会有些紧张的,会怕别人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记:服装设计师是你另外的身份,懂设计会为一个艺人加分很多,在这个方面,你觉得自己很有赚钱的天赋吗?

  孙:说真的,还不错。但就是要花很多很多时间,要研究各种布料和剪裁方法,我也只是在慢慢学习,要看很多的书,看多了我会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最开始从事设计师的工作,是一个服装品牌的老板主动找上门来,他很喜欢我穿衣服的感觉,所以就问我可以不可以有些合作。做服装最大的乐趣和做音乐一样,都要经过很多的修改和细节设计,看到最终的成品,那是最开心的。

  记:你很喜欢印度吗?因为你在新歌《世说心语》里特别引用了印度女诗人Sarojini Naidu 的诗作《Life》。

  孙:是啊,我很喜欢那个国家。因为它的历史也很长久,它的文化、宗教都很鲜艳、很多元,值得去了解。我去印度旅行过好几次,最印象深刻的城市是加尔各答。

  孙:真的吗?如果不关心文化的话,是关心购物吗? Shopping 的地方,新加坡有很多啊,这样的话,我一般都不用去别的国家

  孙:可能是因为念书时候的性格比较直率、随性吧。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比较有趣的现象,就是新加坡的女生去台湾,会被很说成是很中性甚至很阳刚。像我和蔡健雅,我们在新加坡的圈子里,原本都差不多,但台湾的女生就要明显温柔许多。

  孙:对哦,她们有很多很娇嗲的语气词,很多“啊啊哦”。她们的发音都是一个调,有一个特别的频率,“面包刚出炉,可以慢慢看哦,可以试吃哦”(孙燕姿模仿起台湾女生说话的腔调)。她们可能觉得我很不一样,我也觉得她们不一样,最初我都不能对她们很清楚地讲出我的感受,但慢慢就沟通顺畅了,主要是我也学会了很多用于表达的语气助词。

  孙:开这两个微博,一开始完全是为了新专辑的宣传。之前没用微博的时候,我是天天上Twitter,也会在上面写很多。但后来我发现,关注我的微博用户群又大了好几十倍,在Twitter 上互相关注的用户,主要都集中在一个小圈子里,流动的信息都还比较私密,但我的微博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艺人的官方日志。所以我还是先一点一点试探比较好,不要暴露自己太多。

  时光可以培育一个人的野心,也可以让人学到谦卑。一个真正领悟了成熟之美的女性,从来不会让自己显得过于璀璨夺目。因为美,是可以低到尘埃里去的,所以孙燕姿的新专辑《是时候》,耗费了以往十多倍的时间来反复雕琢,最终,才褪去了华丽的锋芒,蒙上了一层如月光般温煦的冷色调。“当冬夜渐暖/ 当大海也不再那么蓝/ 当月色的纯白变得阴暗/ 那只是代表快乐不再那么简单。”歌词的意境如斯,她已走出了唱《绿光》《完美的一天》那些歌时的阳光普照的心情,甚至那些在阴缺的月夜,也不妨学着体会到了不完美的美。她不避讳记者碰触自己的年龄,“到底什么才算是时候呢?是你们觉得我应该结婚了吗?”她在追问的台词上抢先一步,又默默地一笑置之。

  孙:可能主打曲《世说心语》的编曲是比较有重量的感觉,但我觉得它的歌词很轻盈,其实重点是在“我想笑/ 我想爱/ 想奔

  跑/ 想拥抱”这句,这都是很释然的感受。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会有一点偏冷吗?我反而觉得挺温暖的。

  记:你的老歌《我怀念的》《我要的幸福》,都是非常外在、直接的简单表达,现在你不唱心情了,改唱情境了,是觉得自己离那些少女心境的东西更远了?

  孙:我以前的方法是很直接地在追求幸福,就会很直接地去讲出来。可是,后来意识到幸福原本就在身边,所以又可以站得比较远一点地去谈它,看上去就像是从里面跳出来了。但我对以前的老歌还是挺喜欢的,不会排斥再唱。

  记:现在华语歌坛的中生代女歌手,像经常被拿来和你比较的蔡依林和萧亚轩,她们的风格更容易去拉拢一些低年龄段的歌迷。但你已经开始向熟女阶段过渡了,是不是不太想重复以前偶像歌手的套路了?

  孙:也没有啊,我现在还是尽量在做偶像歌手,你不觉得吗?但一个偶像也在成长嘛,会有更成熟的心境,所以我管自己现在的状态叫长大了的偶像歌手。

  记:你没有明确表示希望这张新专辑达到怎么样的市场反响,所有人问你这个,你都回答得比较保守、低调。因为你认为唱片销量已不是衡量一个歌手的重要指标了?

  孙:我一直都觉得,你喜欢一个歌手,一定不是因为他/ 她的唱片卖了很多数量。你喜欢这个人,还是由于你本来就喜欢他/她的作品。比如我个人非常推崇蔡健雅,但她的唱片从来都不是最畅销的。

  记:你暂别歌坛的这几年,正好也是唱片业急速衰落的几年。这些年也涌现了很多新人,但他们都没有像你出道那阵一样,持续地大红大紫过。作为资深前辈,你对刚刚上路的新人有什么建议?

  孙:新人其实应该更大胆一点,不要认为按照一个模式来就对了,或者说就够了。现在能唱又能跳的歌手有太多,所以你一定要打破既定的规则,也不用太在意自己跟某某某走的路线很相似。抛开这些无谓的担忧,找到自己真心想做的,不然你也不可能红得很长久。

  先把时间拨回到2011 年3 月1 日,4 年没发表新歌的孙燕姿久违地亮相媒体面前,身穿一袭性感夺目的低胸露背礼服,出道11 年来第一次在记者会上露出“事业线”,谋杀掉无数菲林。私底下,她聊到这次专为发布新碟《是时候》而精心筹备的盛装出场,说自己当时简直就兴奋得像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偶尔会找不到合适的台词。

  作为过去十年华语歌坛最炙手可热的女歌手之一、曾被认定的天后王菲的“接班人”,孙燕姿却在艺人事业的最巅峰选择了离开。或许她想要转换身份,于是便去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尽管当年挥别乐坛的真相已再难被还原,但从她亲口承认的“崩溃”“自闭”“挖空”等字眼里,也可以略知一二。

  在好歌手的角色之外,如今,她又有了好女友、好设计师这些新角色。当我们注意到那张倍感熟悉的脸庞,重新活跃在各大门户网站的明星聊天室和各档电视综艺节目里,她却始终不温不火地保持着距离,有时甚至是在对着摄像机“神游”。她说当歌手是一件很冲突的事情,“有时候希望靠近别人,但又希望别人不要靠得那么近;有时候希望所有人都认识你,但又不希望所有人都太认识你。”

  然而,当她走进我们准备的私人化妆间,带着酷酷的迷人笑容,几乎素颜地径直坐到记者跟前,此前令人忧心忡忡的潜在隔阂即刻烟消云散。她的气场中,既没有“天后”的霸气,也没有“舞姬”的妖娆气,而给人送来一阵如沐春风般的爽快……“再次过上每天都有通告要跑的生活,你比从前更开心了吗?”她痛快回应了这个所有娱记都憋不住的提问:很开心,还会有新鲜感,经常盘算下一次赶通告是在什么时间。相比那些充满少女情怀的老歌《我怀念的》《 我不难过》《 我要的幸福》,她的新歌如《世说心语》《当冬夜渐暖》《时光小偷》,则要多了几分抽象、委婉的情愫。从放声大喊出心情到反复玩味起心境,这恰恰也是从少女向熟女蜕变的标志,“我没想要超越什么改变什么,我只想要做一个更好的自己。”

  但熟女不等于就要懂心机、会玩爱情三十六计。在身边人眼里,她只是一个“不在心里设防的女生”,她也很会配合出一些怪表情,逗笑每个拍片的工作人员。“你复出的每一步都遵从了父亲的很多意见,你是个有恋父情结的人吗?”——面对这个棘手的问题,她进入了迟钝的茫然,“……我有没有很爱我爸?我爱我爸,但是听起来好奇怪。”后来,经纪人找到记者解释:“她真的会去认真思考,会去回想自己对父亲的感情算不算有这种情结,这点非常可爱。我看她做了那么多采访后,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媒体说她不敢说、不能讲,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很直来直去的人,没有灵活驾驭修辞技巧的那种聪明,不擅长在自己身上堆砌泡沫。”任何流行偶像歌手都会身负一道魔咒。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孙燕姿归来,不禁会想属于她的魔咒是什么?为何她从没有惊世骇俗的花边新闻,但数以万计的“姿迷”们却对她爱到如醉如痴、无以复加?也许,在那个拍摄这组大片的气候温和的傍晚,记者找到了某个似曾相识的答案——那就是她身上的那股特有的邻家女孩气,落落大方、外秀内慧、聪颖过人,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但又不让你把她看得万分透彻。

  如果说28 岁是女人最待绽放的年龄——迷人、有气质也不乏美丽——孙燕姿却做出了不同寻常的选择,她在最不该急流勇退的时期,从公众眼前彻底消失,并且过了30 岁之后,在无数乐坛新人跃跃欲试、蠢蠢欲动的关口,还能一直忍住不发专辑,这实在需要莫大的勇气。

  现在,她“是时候”回来了,就像一位很久没有与我们聊过天的老朋友。沉寂下去的这几年间,她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对于这个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她竟只有轻描淡写的几句:“我的生活没有很精彩,偶尔上上课,学画画、烹饪、瑜伽,大概就是这三样修行。”言下之意,她只是一介普通人,享受着每个普通人都配拥有的小甜蜜和天伦之乐。

  记者( 以下简称记) :你曾说当歌手是一个很冲突的职业,现在复出之后,你找到新的平衡点了吗?孙燕姿( 以下简称孙) :复出让人很开心,这是一定的,因为又可以唱歌,又可以宣传我的新作品。在工作的时刻,我能讲的都会尽量跟大家分享,但在私生活方面,还是得有自己的节奏。

  孙:有时候可能还得看具体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但我都不会故意这样。没有被问到的东西,我就不用特别去讲,偶尔也会感到很庆幸。

  记:你是对个人生活保护得特别好的人,但现在演艺圈的整体环境,可能需要艺人适度公布一些自己的私生活,以此满足大家对隐私的猎奇心。为什么你总能很好地坚持原则?

  孙:我很难说清为什么,只觉得这应该是我自己的世界吧。公布我的一点隐私,就好像公开我在厕所里做什么一样,会让人很难堪。艺人的私生活不是值得炒作的,也不像一些人想象中的那么奇怪。目前,我还可以把工作和生活分得特别清楚。

  孙:真正成名了之后,反倒不会被束缚,这些都不用太在乎,线 年,你离开乐坛的原因之一是感到工作压力太大,这一次复出,是什么让你重新调整好了心态?

  孙:是因为我还喜欢唱歌吧,唱歌是我习惯的东西。当初我也只想暂时放一放,等以后有机会再做这件事,然后再回来,没有计划太多。

  孙:哈,在洗手间里的时间居多吧。很多从小爱唱歌的人,都有过在洗手间练歌的习惯,因为音响效果特别好,和录音棚差不多。

  孙:有过吧。整个人会变得非常自我,满脑子都想着自己的作品、自己接下去要做什么,不太容易关心身边人的感受。一直都在挖空自己,没了新的感悟和积累。现在回想起来,那其实是自己的不懂事,以前,有很多东西可能我都已经拥有了,却还一直在向往着更摸不着的。

  孙:很多心情,需要有时间才能产生变化,有些道理,在某个时间点,你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能太强迫自己去理解。这么说好了,时间给我的收获就是更懂得珍惜以前、更懂得去放开了。

(责任编辑:admin)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主办: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63213130 邮箱:welcome@ccdy.cn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新文化街56号 邮编:100031
Copyright©2013 www.cpcss.or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国家公共文化网
京ICP备1021740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