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江苏省文化馆《文化新世纪》

作者:孙智宏  李运成

 

时 间 春天。
地 点 苏北某农村。
人 物 苏二娥——三十多岁,寡妇,农民。
[
场景:黄昏,苏二娥家小院内。靠后放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一本养鸡的书。
[
幕启。苏二娥在欢快的音乐声中端鸡食风风火火地上。
苏二娥 (唤鸡、喂鸡……忽发现鸡群里有一只公鸡)公鸡?自打我那口子走后……我没养过公鸡呀,这哪来的公鸡?(欲赶又止。向外)喂!这只公鸡是谁家的?这只公鸡是谁家的?(赶鸡。鸡不走)哼!
(唱)这只公鸡真可恼,
又蹦又跳又扭腰。
母鸡围着它身边绕,
又示爱来又撒娇。
它不时爬上母鸡的背……
我不觉脸上阵阵烧。
恨只恨我那冤家死得早,
半途把我往下抛。
有心想嫁人找个依靠,
可至今仍是一人熬长宵。
我打死你这个捣蛋鬼,
跑到我门上来卖风骚。
(复赶鸡。鸡不走)
这只公鸡气死我,
我越赶它越是往里逃。(欲打鸡又摇头)
(手机响。接手机。)喂,是村长?这?叫大桥哥?好,好,叫大桥哥!什么?你家的一只公鸡没了?红毛?黄爪子?我这有一只,好好,我在家等你!
(公鸡叫) 你叫什么?“我在这——哥”?大公鸡,你真神啊?(高兴地唱)
这只公鸡长的酷,
和桥哥一样是帅哥。
又能歌来又能舞,
难怪母鸡把它喜欢……
(高兴地给鸡喂食)……
看着公鸡吃得欢,
想到桥哥心难过。
多少年他一心侍奉病中母,
命中多难多坎坷。
后来老父又出车祸,
不好不歹把日子拖。
直到父母撒手去,
他不觉已过三十多。
现如今桥哥成了养鸡大户,
对大伙个个热乎乎。
多少回我有心想跟他把心思吐,
可又怕自己寡妇命薄……
(失望地摇头。无意间发现桌子上的书。忙捧起打开)
赠二娥养鸡致富。秦大桥……赠二娥……桥哥写给他们都是直呼其名:赠周大桥养鱼致富、赠李二嫂养猪致富、赠王三秀养羊致富,而他叫我二娥?二娥…… (忽然高兴地跳了起来)大桥哥他喜欢上我了!他真的喜欢上我了!
(唱)
我看在眼里喜在心,
往日为啥太粗心?
不知读过多少遍,
恰恰没有留过心。
他赠给别人都带着“姓”,
对我明摆着“别有用心”。
“二娥”“二娥”多亲近,
“二娥”“二娥”多好听?
“二娥”“二娥”多甜蜜,
“二娥”“二娥”多么亲……
桥哥,你要是叫我一声“娥”那该多好啊?
(唱)我抱着书儿脸冒火,
心里别说有多幸福……
桥哥呀,虽说你没写一个“娥”,
可我从此就是你的“娥”……
(公鸡叫了一声。忽惊喜地对公鸡)你
叫什么?你刚才怎么叫的?(学鸡叫)
“哥爱你——娥”!这是你家主人的意思吧?是大桥哥教你的吧?大桥哥,我就知道你喜欢我!桥哥——
(唱)曾记得那一回我生病高烧四十度,
浑身如同冷水泼。
看我那模样你急如星火,
摸黑把我往医院驮。
回来后你再三叮咛又嘱咐,
有病千万不能拖。
莫不是这公鸡有灵性,
知你桥哥喜欢上我?
二娥呀,机会千万莫错过,
好赖跟他掏一回心窝。
(忽见公鸡要走,忙上前拦住) 怎么啦?刚才赶你走你不走,现在我不让你走你又要走,你什么意思?(焦急地望望天)这桥哥怎么还不来呀?
(唱)眼看太阳要落山,
鸡子个个往窝里钻。
我不觉急出一身汗,
两只眼睛都望穿……
(公鸡叫)什么?“哥来了——娥!”你说桥哥来了?他人在哪?大公鸡你别谎报军情,我都要急死了!(复向远处眺望)……
(唱)问桥哥,你在何处,
公鸡为你做媒婆。
鸡通人心把话说,
鸡有人性把情传。
说你人品靠得住,
说你暗暗爱二娥。
公鸡做媒吐鸡语,
公鸡做媒唱鸡歌。
公鸡做媒扭鸡舞,
公鸡做媒翘鸡冠。
哎呀呀,只要哥哥把妹妹娶——
我主内,做家务,
你主外,当村官。
我为你铺床叠被,
为你洗锅抹碗,
为你端菜送水,
为你烧肉煮鱼,
下田同并肩,
收工共搀扶。
乡邻同帮助,
未来共筹谋。
科学养鸡,再上规模,齐心协力,
勤劳致富,五谷丰登,六畜欢歌,
生活幸福,日子美满,
我是水,你是河,
我是秤,你是砣。
有福同享,有重同负,有甘共尝,
有苦同除,执子之手,百年相伴,
不离不弃,恩爱如磐,
不枉公鸡作媒婆!
(忽发现大桥哥)啊?桥哥来了?桥哥来了?(抱鸡欢喜地迎上前)桥哥?
【造型。


——剧终

责任编辑:柯澜

2014年10月23日

浪漫的事(戏剧小品)
喜逮鸭(小戏曲)

上一篇

下一篇

公鸡做媒(小淮剧)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