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重庆市群众艺术馆

人物:李文化,男,50几岁,文化站干部;

  花,女,20几岁,艺术系毕业生,李文化女儿;

村民甲,男,20几岁,文艺爱好者;

村民乙,女,40几岁,文艺爱好者;

村民丙,男女均可,30几岁,专门唱帮腔的村民。

【在川剧锣鼓中幕启。

【杏花风尘仆仆的上。

 

  花:(唱)雨过天青漫天霞,

离燕归巢更恋家。

难舍故乡美如画,

不负青春好年华。

(接电话)喂……知道了,放心吧,我知道如何对付我爸爸。

【杏花穿下。

【锣鼓不断。

【村民甲乙丙正在排练戏曲走场穿上

村民甲:妈,我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

村民乙:你说什么?!

村民乙:(唱)听他言不由我心乱如麻,

眼前人分明是讨债冤家。

人都说大山里飞出金凤凰,

谁料想到头来凤凰变乌鸦。

村民丙:(帮腔)不孝娃娃啊!你要气死妈!

李文化:(气上)停下来!停下来,你们演的啥子,乱七八糟的。

村民甲:我们……(对村民)是按照他说的演的噻?

李文化:你这个帮腔唱的啥子?完全是在帮黄腔。

村民丙:李文化,我是按照剧本提示唱的哦。

李文化:不要光看剧本,还要听导演的?哪个是导演?我李文化。

村民丙:对头,要听“李大导演”的。

李文化:你少在这里装疯迷窍的!

甲乙甲:哎,这个本子可是你女儿杏花写的哟?

李文化:她写的啷个吗?没得生活……乱写。

村民丙:吔,前几天还说杏花这个剧本写得多么好的嘛?

村民乙:李文化,你今天是不是遇到啥子不顺心的事情喽?

李文化:我……我顺心得很,不但顺心,还顺顺当当地下课了!

  人:(惊)啊?下课了!?你腐败了?

李文化:哎,不要多想哈,是年龄到了。镇长就把我下课了。

  人:是说不得哟,下课综合症。

李文化:(生气地)站长下课了,但我还是文化专干,还是这个戏的导演。张幺妹,你想一下,你儿在外头打工多年,要是回来不走了,你高不高兴嘛?

村民乙:我儿是打工,又不是读大学。哎,这个该问你噻,你屋杏花是大学毕业噻?

李文化:(川普)确切的说是艺术系的研究生毕业,括弧,这次全省音乐大奖赛金奖获得者。

村民丙:李文化,要是杏花回来不走了,你该作何感想?

李文化:(一愣,旋即回复正常)她不走了……哈哈……我就两个字“高兴惨了”……

  人:他不识数!

李文化:不过,你们也晓得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好多文化单位抢着要她。

村民丙:李文化……总算熬出头了,你才好哦!

李文化:(伤感地)好啥子哦……养大了的女儿这回真的要飞走了……唉……

(唱)舍不得乖乖女独闯天下,

柔弱肩怎抗得社会复杂。

从此后少了她承欢膝下,

真叫人肝肠断心乱如麻!

村民丙:(唱)不孝娃娃啊!你要气死妈!

李文化:(开玩笑地)又再帮“黄腔”嘛,“公母”都不分。

【众人笑。

【李文化演唱的时候,杏花上。

  花:唱得好!老爸的功力不减当年。

李文化:杏花,你咋回来了?

村民甲:杏花,你这次拿了全省一等奖,给咱们乡争了光哦。

村民丙:何止乡哦,给咱们省都争了光,你说呢,李文化?

李文化:低调!低调!

村民甲:对了,杏花,还要感谢你给我们写了恁个好的剧本。

村民丙:就是不大好演咯?尽遭“李大导演”的批评!

李文化:你不说话没哪个当你是哑巴!

【众人笑。

李文化:杏花,文化馆的龙馆长说,这次县头的乡村文艺汇演,已经把你写的这个小戏列为重点节目,乡里还特批了500块钱做服装。这里面有你的功劳,当然也离不开我这个“大导演”的作用。

甲乙丙:低调……低调……

【众人笑

  花:爸爸,我想跟你说个事?

李文化:啥子事?

  花:(眼睛一转)我……我想接你走。

李文化:(一惊)走……走哪里去?

  花:接你跟我去城里头住。

李文化:我在这里挺好的,城里我不习惯,再说我离开了,哪个教他们唱唱跳跳呀?

【众人点头。

  花:你在乡村干了一辈子的文化,还没够呀?

李文化:永远不够,越干越觉得乡亲们离不开“文化”。

村民乙:他这就是你们说的……啥子……舅子感?

村民乙丙:舅子感?还娘娘感哦,那叫“成就感”!!

李文化:你看,没得文化多可怕。

  花:成就?一个月才几百块钱,现在城里的保安都要2000块!

李文化:(唱)杏花说话不象话!

读书多来道理差。

             钱多钱少算个啥?

怎将我理想情操全抹杀!

村民丙:(帮腔)不孝娃娃啊!你要气死妈!

李文化:(有点生气)这下你就不要帮腔了嘛……杏花,别个看不起文化无所谓,只要我们自己看得起就行了。工资低也许会慢慢涨起来的……但这个事业要有人守呀。

  花:爸爸,在乡下你不觉得受罪?

李文化:受罪?我这是享受生活,我还希望你留下来呢。

  花:真的?

李文化:那么当然。

  花:太好了,我还担心呢。爸爸,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我回来就不走了……

李文化:你看我说对了哈……

  人:就是。

李文化:啊?你说啥子?!

  花:我不走了,我已经通过了公招考试,这是我的报道函。老李站长,小李站长前来报到!

李文化:你……你说的是真的?(看)……你回来干啥?……你赶紧给我走……

  花:爸爸,我回来有什么不好?

李文化:这里的穷日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文化站一个月才几个钱?

  花:不是啥子都用钱来衡量的……你刚才未必说的假话呀?

李文化:那是我自己的真心话,但不能用在你身上,你走!你……气死我了……

村民丙:(帮腔)不孝娃娃啊!你要气死你爸爸!(高兴地)李导演,这回对了噻?!

李文化:(歇斯底里)爬!

  花:爸,你说得对呀,工资低会慢慢涨起来的,但这个事业要有人守呀。

李文化:杏花,我那些话都是说给他们听的,未必你也信呀?

【动情的音乐起。

  花:(动情地)爸,我信,你知道,大奖赛颁奖的时候我为啥子哭嘛?

李文化:还不是因为激动。

  花:(更加动情地)不,是我想起小时候,每个周末都是我的爸爸背着我走几十里山路去县文化馆参加培训,还记得你跟我说,‘幺儿,好生学,长大了接爸爸的班,回来教乡亲们唱歌跳舞,那时候他们的娃娃就不会再走这么远的山路去县城培训了……’爸,我是你背出来的冠军呀!你的话我一直记在心头的!

李文华:(动情地)杏花,你可要想好,既然决定干文化,就不能三心二意的,要真正的守下去,哪怕再苦再累,也要让乡亲们开开心心的笑出声来!

  花:爸,我都……想好了!

村民乙:李文化,这个戏还排不排?

李文化:怎么不排?杏花,既然你是新来的文化站长,现在就由你给大家排戏。

  花:好的……乡亲们……咱们唱起来……

  人:(唱)雨过天青漫天霞,

离燕归巢更恋家。

奏响文化繁荣曲,

青春无价情升华!

责任编辑:柯澜

2014年10月24日

开锁(小品)
追舟(小戏曲)

上一篇

下一篇

文化站长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