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辽宁省群众艺术馆  《辽宁群众文化》

葛久连


人物  胡莉莉——护士,三十多岁(简称胡)。
      龚大国——开(换)锁工,五十来岁(简
                称龚)。
      徐彩玲——龚大国之妻,四十多岁(简称
                徐)。
时间  现在。
地点  胡莉莉家。

   [幕启:龚手提工具箱上。
龚  我叫龚大国,职业是开锁。只因技术棒,生
    意特别火。这不一早到现在,连续拿下几个
    活。哪样都不错,可就是老婆彩凤怕我挣钱
    多了瞎胡扯,没事老是跟着我。哎,彩凤,
    你在后面磨蹭啥呢,快走哇!
   [徐穿着高跟鞋,气喘吁吁得上。
徐  老公,你急啥呀,等我一会儿。(走得急崴
    了脚,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哎呦!
龚  咋地了,老婆?
徐  哎哟,哎哟……
龚  (急上前)你咋地了?
徐  咋地了?脚崴了呗。都怪你一个劲儿的催。
龚  没事,来我给你捋捋。(说着就捋了起来,
    这时胡上。)
胡  本人我是军嫂,爱人当兵在外驻守海岛。一
    年顶多回家一趟,呆不了十天半月,就急三
    火四拔腿又跑。又得上班,又得做家务,每
    天我是忙的蒙灯转向,脑打后脚——不对,
    脚打后脑。
   [来到家门前,找钥匙开门。先翻手提包,没
    有;又翻裤兜,衣袋,也没有。
胡  哎,怪事!钥匙咋不见了?落在医务室了?
   [掏出手机,打电话。
    喂,是小王吧?——麻烦你看看我桌上是不
    是有串钥匙?——没有?
   [挂了,来回度步。
    丢了?不可能啊!哎,八成早上走得急落在
    屋里了!
   [从“猫眼儿”往屋里看。
    真在书桌上!进不去屋,这可咋办呢?
   [又来回度步,看见墙上贴的小广告,惊喜。
    有了!找开锁的!
   [拨打第一个号。
    喂,请问你是开锁的吗?——现在有空吗?
    ——啥,在海南岛呢?——等你黄瓜菜都凉
    了!
   [拨打第二个号。
    喂,喂,喂!——原来是空号!
   [挂掉,又拨第三个号码。
    试试这个怎样,5858119。
   [拨号,龚的手机响了,彩铃有点难听,开接。
龚  喂,哪位?
胡  你是开锁的吗?
龚  对。
胡  马上就能过来吗?
龚  可以,你在哪儿住啊?
胡  浅水湾一号,二号楼101。
龚  好,我一会儿就到。(挂断)
徐  谁给你打电话?声音娇滴滴的。
龚  大概是咱对门那个女的。
徐  她找你干啥?
龚  开锁呗,还能干啥。
徐  啥时跟那个漂亮女人搭故上了?
龚  老婆你净胡扯!平时见面我们连一句话都没
    说过,跟陌生人没啥两样。你进屋吧,我过
    去看看。
徐  我也去。
龚  你去干啥?像跟屁虫似的。
徐  咋地,嫌我碍事呀?
龚  你说啥呢,还不是你心脏不好,又溜达了半
    天挺累的,万一犯病咋办?
徐  没事呀!
龚  好,那咱走——跟屁虫!
徐  (向观众)只要男人不以开锁为明,暗地里
    跟人骂俏打情,管它什么虫,叫我啥都行!
   [俩人一前一后,一会儿便来到胡家门旁。
龚  刚才是你打电话?
胡  (惊呀)怎么是你们?对,对门的?
龚  没错,咱们是邻居。我自我介绍;本人龚大
    国,专门撬门和揠锁,小偷见我都逊色,巴
    不得地溜须我。
胡  你说什么?撬门揠锁?跟小偷是一伙?
龚  说走嘴了——是换门开锁。(掏兜,拿出证
    件)不信你就看,公安局都盖了戳,120都
    备了案。
胡  什么?120?
龚  不对,110—开个玩笑。
徐  (瞪他)去!不认不识地跟人家瞎扯啥?老
    不正经!
龚  不扯不逗不热闹!
胡  没什么。你看,这门好开吗?
龚  小菜一碟!
    (拿出三把钥匙,逐个试。前两把不行,第
    三把成功)搞定!(把门推开)
胡  (惊呀)这么快就开了?你真行!
龚  这算啥,这碗饭待吃不吃都快十年了。
胡  多钱?
龚  正常价一百,咱们是对门,你就给八十吧。
   [打开包找钱,没有零的。
胡  我零钱不够,这就进去给你找。你们顺便进
    屋坐坐?
龚  也行。
   [说着就要跟进去,徐上前拉住他。
徐  (瞪眼)进去干啥?你可不细外呢!
龚  坐一会儿怕啥?老是疑神疑鬼地。这么地,
    你不愿就在门口呆着,我办完事就出来。
徐  啥?办完事?
龚  不,不是——给完钱。咋样?
徐  那得快点啊,别跟人家粘糊起来没头!
龚  遵命!
   [徐靠在门边,龚进了屋。
胡  你坐,我给你倒杯水。
   [倒完递给龚,龚接过便喝;徐在门边偷听。
龚  妹子,贵姓?
胡  姓胡名莉莉。
龚  胡莉?
徐  (小声)什么,狐狸?怪不得那么迷人。
胡  我忘了,你姓啥了?
龚  姓龚,你就管我叫老龚吧。
胡  老龚—不,龚大哥,给你钱。
龚  (接过)妹子,不好意思,钱黑了!(把钱
    放在一边)
徐  怎么,这么一会就叫老公(龚)了?(觉得
    心口不得劲)
龚  妹子,妹夫不在家?
胡  他在部队工作,逢年过节才回来。
龚  你是军嫂?
胡  (点头)嗯。
徐  啥,军嫂?老不死的,人家可是军嫂,千万
    可别插脚,破坏军婚可不得了!(又捂起心
    口窝)
胡  老龚—龚大哥,刚才听你的电话,彩铃可不
    咋好,咋不重新换一个?
龚  是不咋好,不过跟我这么多年了,咋忍心喜
    新厌旧呢?唉,凑合用吧。
徐  啥,这个狐狸精叫他把我换了?不行,我得
    进去!
   [说着使劲推门,气冲冲地来到龚的身边。
龚  老婆,你这是干啥?
徐  (拉龚的衣袖),别在这儿粘糊了!跟我回家。
胡  嫂子,来,你也坐一会儿。
徐  坐啥坐,坐出事来咋整?
胡  你、你这是啥意思?
徐  啥意思?一会儿叫老公(龚),一会儿换彩铃
    (玲)!
龚  唉,这你多啥心那!我不是老龚还是小龚阿?
    换彩铃是我手机的彩铃,又不是你徐彩玲!
    精神病!
徐  说谁精神病呢?
龚  说旁人能对得起你吗?
徐  你,你,……
   [心脏病发作,手捂心口,差点摔倒;龚突然
    上前将她扶住。
龚  彩玲,彩玲!
胡  嫂子她怎么了?
龚  心脏病犯了。
胡  快,快扶她坐下!我给她注射。
   [龚扶徐在沙发上坐下,胡快速拿出针,兑好
    药。
龚  妹子,你,你行吗?
胡  不信咋地?快来。
   [给徐打针;不一会儿,徐睁开眼睛,坐了起
    来。
龚  老婆,感觉咋样?
徐  有点渴。
胡  (递来一杯水)给,嫂子,喝了吧。
徐  (接过来喝)妹子,谢谢你了。
胡  别客气。
龚  多亏你了,妹子。哎,你咋会打针?
胡  我是护士,在市医院上班。
龚  啊,你是白衣天使?
胡  没错。哎,嫂子,你这病……
龚  你嫂子的心脏病得好几年了,心眼还小,一
    着急上火就犯,一发作就得送医院,这几年
    我是没少犯难!这下子可好了,再犯就找你。
徐  你可不拿自己当外人。
胡  嫂子,你这么说就外道了。咱们对门住着,
    谁家有事帮一把,还不是人之常情吗?
龚  妹子说得是,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
    吗。
胡  谁说不是呢。
徐  理是这个理,那也不能老麻烦你呀!
胡  嫂子,没说的。天使天使,你天天使唤我都
    行!
徐  妹子,你真是个好人!唉,说来真不好意思,
    我们两家对门住了好几年,每天低头不见抬
    头见,竟连招呼都没打过。
胡  可不是吗!门变厚了,邻里关系却疏远了;
    平时都隔着“猫眼儿”瞧人,大伙也成了熟
    悉的陌生人!
徐  哎,妹子,我想起了一件事。
胡  啥事呀,嫂子?
徐  前年春天,你家是丢东西了不?
胡:有那么回事。
徐  是不是丢了一台彩电,一个电脑,还有几个
    包?
胡  对呀,你咋知道?
徐  唉,妹子,不瞒你说,当时我全看见了!一
    男一女,一矮一高,穿得都挺时髦。
龚  看见了你不管?
徐  废话!我哪知道他(她)们是小偷?还以为
    是搬家的呢!
龚  那次损失不小吧?
胡  连钱带物将近两万。
龚  这个亏吃地!
胡  哎,嫂子,去年夏天,你家是不是被水给泡
    了?
徐  有这么回事。是楼上那家的自来水没闭,赶
    上俺俩去医院看病。回家开门一看,好么——
    屋里真成了水帘洞了!
胡  嫂子,其实这事我也知道!
徐  你咋知道?
胡  那天早上出门,我就发现你家楼上往下淌水。
    由于着急上班,也不知道你们两家的电话,
    就没管这事。唉,都怪我!
龚  妹子,这怎么能怪你呢?依我说,要怪就怪
    以前我们不往来。
徐  妹子,听你俩这么说,咱邻里之间还是勤走
    动的好!
龚  这回你开窍了吧?当初咱们从农村搬进城里
    时,我说咱主动跟邻居好好处处,你说啥也
    不让!还老是告诉我:自扫自个儿门前雪,
    休管他人瓦上霜。
胡  是吗,嫂子?(徐低头不语)
龚  妹子,我不怕你笑话,你嫂子为啥心脏不好?
    她疑心特大,心眼特小,老怕我跟邻居家的
    小媳妇好!
胡  嫂子,是这么回事呢?
徐  别听他胡扯,哪有的事儿!
胡  这年头男人好有花心,嫂子你警钟长鸣没错;
    不过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大哥
    有那个心,也不能在家边找,是不是?
龚  是,是。
徐  啥,老不死的,你还是有那个心呢?
龚  逗妹玩呗!哪来那些真的,是不是,妹子?
胡  (笑)大哥你真逗。
龚  唉,不扯了,时间不早了,老婆咱回去吧。
   [站起来,拉着徐的手往家走,钱没拿。
胡  怎么不多待一会儿?
徐  不早了,你也该做饭了。妹子,有空串门去!
胡  嫂子,往后有事知声!
徐  好了!
   [夫妻二人下,胡突然发现桌上的八十元钱,
    拿起,开追。
胡  老龚——龚大哥,钱!钱!
龚  不——要——了!
胡  唉,都是好人啊!这正是:邻里关系好,家
    庭少烦恼。社会和谐美,幸福指数高!
   [幕落

(作者单位:铁岭市腰堡九年一贯制学校)

责任编辑:柯澜

2014年10月24日

喜逮鸭(小戏曲)
文化站长

上一篇

下一篇

开锁(小品)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