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江苏省文化馆《文化新世纪》

杨鹤高 

 

现代

苏北农村

许大贵——男,50多岁,花农,创办家庭干花创业园

        秀——女,20多岁,许大贵女儿,干花设计师

        高梅英——女,50多岁,农民,许大贵情人

        小——男,20多岁,高梅英儿子,打工返乡青年,秀芳的恋人

 

【许大贵家的干花制作房,一旁整齐地靠着一排制作好的干花,姹紫嫣红,朵朵含娇,花房内显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花房旁有一块四海干花创业园的牌子,格外醒目。

【欢快的音乐起。

【幕启,秀芳拿着一束制作好的干花上。

(唱)干花园里花枝俏,

              争奇斗艳朵朵娇。

              花枝有情牵红线,

              联姻创业共欢笑。

【小闯暗上,三拍掌。

(惊喜,三拍掌)嘻嘻嘻(开门)。

(进门)秀芳,我没错过你约定的时间吧?

你呀,迟到0.05秒,该惩罚!(二人会心一笑)哎,你妈知道你到我这里来吗?

我骗她说去农家书屋看书看报纸,要到大半夜才能回家呢。

你呀,骗人鬼,嘻嘻。

秀芳,你爸今晚真的不来花房做花了?

我能骗你吗?他说到村部那边的花木协会去开会研究干花销售的事,今晚不来。

那好,今晚咱俩好好地、痛痛快快地谈谈。

【二人坐在凳上。

哎,你就不能大胆地跟我爸爸说说你的情况吗?

我的胆子太小了。(将手搭在秀芳的手上)

(觉察到)你呀,这事胆子还不小呢。(推过小闯的手)

以前因为家里穷,我偷过你家的瓜吃,你爸一直记在心里,现在我一见到他心里总是扑腾扑腾地跳。

那不是几年前的小事嘛。哎,你这几年在上海打工帮人装潢搞插花,学到不少技术,爸爸知道了一定很喜欢你。

这几年在上海闯荡,人家创大业,我也暗暗学习,确实学了不少插花技术,特别是干花的行情,更熟悉。

哎,我们的干花园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来共同创办,以便把干花生意做大做强,希望你早点和我……

那好,咱俩早点拿结婚证,以后共同把干花园创办得更好。

【幕后许大贵喊:秀芳,到现在还没回家做饭哪?

【二人惊慌失措。

哎呀,不好,爸爸怎么回来啦?这……(急得团团转)

这,这不就坑了吗?(急得搓屁股)

哎,你到这干花丛里躲一躲。

……这怎能呢?

哎呀,你给我快一点。

【秀芳推小闯进干花枝里躲起来。

【秀芳紧张得拍自己的胸,假装整理花枝。

【许大贵喜滋滋地上。

许大贵(唱)适才间村部那边刚散会,

                        大贵我急急忙忙就赶回。

                        我家里干花发展速度快,

                        订货单来自欧美和南非。

                        只因为家中创业人手少,

                        急得我如同大火烧上眉。

        (敲门)秀芳,秀芳。

谁呀?深更半夜的乱敲门,快走。

许大贵哎呀,你老爸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快开门呀。

来啦。(勉强开门)爸……(三次叫爸,三次拦门。)

许大贵!(三次应声,三次被拦。)秀芳,你拦住我做什么?

爸,我现在正在研究一种新花型,还要看看插在什么样的花瓶里相配,不能让人干扰,你赶快回家。(推许大贵出门)

许大贵哎哎哎,不要急,我帮你参谋参谋。

不不不,我这是科学研究,不能泄密,不能让别人干扰。你不是说我家的干花创业园要不断创造新产品吗?我这是搞新产品,请你快走快走。(又推许大贵)

许大贵(发火)不行,我今晚不走了,你给我赶快回家去做饭,再炒两个小菜,我要喝几杯。

爸,不行。我要搞研究新……

许大贵快回家,听爸话,一个女孩晚上在这花房里我不放心。快走,快走。

爸,你先回家,我马上到。

许大贵你今晚留恋这花房干什么?快回家去。

    不,我等会走。

许大贵哟,你大姑奶这么晚了来做什么?

大姑奶?在哪儿?(望门外)

许大贵呶呶呶,在那边。(推秀芳出门,急关门)

(焦急地)爸,你……

许大贵快走快走。快回家做饭,好好炒两碟小菜,今晚我要喝两盅。哎,秀芳,饭做好了就打个电话给我,不要再跑来了啊。

唉,真气人。(不乐地下)

许大贵(看秀芳已走欣喜地)好了,好了!

        (唱)秀芳好歹转回家,

              不由我心中乐开花。

              单等梅英早来到,

高梅英(上唱)摸黑来找大贵他。

【高梅英挎小提包上,掩于门外学小狗叫:汪,汪汪。

【许大贵暗喜,回应她学小猫叫:——急忙开门。高梅英进门后,许大贵急忙把门关上,转身搂住了梅英肩膀。

许大贵梅英,可把我等急了。

高梅英别这样,我的怀里像揣只小兔似的,扑通扑通地跳呢。

许大贵哎呀,乡里赵书记不是说吗?创业的胆子要更大一点,步子要更快一点。我再补充一条,咱俩联姻要火速一点。

高梅英嘻嘻,你呀,还像30年前搞宣传队那样调皮。

许大贵哎呀,可惜30年前我的胆子太小了,没敢开口。

高梅英哎,你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点东西来。(从包中拿出酒瓶、花生米)呶,你不是喜欢晚上咪两盅吗?

许大贵嘻嘻,我30年前的习惯你还记得?感谢你对我的关爱。

【二人摆菜,摆酒。

许大贵梅英呀,酒这东西呀,看上去像水,喝一口辣嘴,喝到肚里捣鬼,走起路来绊腿,睡到半夜还要找水,第二天早上后悔。

高梅英你们这些男人呀,一个个都是酒鬼,少喝两盅过把瘾,不就行了吗?

许大贵哎呀,一高兴起来就控制不住了。

高梅英嘻嘻。

许大贵(端酒杯)来,先干一杯幸福酒。(二人胳膊交叉挽着)

        (唱)手端酒杯笑盈盈,

              张嘴咪下你我情。

高梅英来,再喝一杯创业酒,

        (唱)不会喝酒也要饮,

              只觉心中热腾腾。

许大贵对,再来干一杯创业酒。

             (唱)我家干花创业园,

             规模扩大向前行。

高梅英  (唱)只因你家人手少,

             渴望你我早联姻。

许大贵  (唱)快速嫁到我家来,

             让你当个总后勤。

高梅英  (唱)后勤工作责任重,

             还需向你来讨经。

             只是我名不正来言不顺,

             梅英我一时难进你家门。

许大贵   没事,明天咱就到民政局去登记,拿结婚证。

高梅英   哎呀,真是太突然了。

许大贵   别怕,要像我这干花创业园一样,步子更快一点嘛。(欲搂高梅英)

高梅英你呀,就喜欢搂搂抱抱的,规矩点。

许大贵赶上个好时代,搂一搂,抱一抱,跳一跳,这已是正常现象。那好吧,既然你不喜欢搂搂抱抱,咱俩就像以前在戏台上演出那样,来一段夫妻观花怎么样?

高梅英你又想起当年搞宣传的事了?

许大贵是呀,娘子,你看。(表演)

        (唱)观一朵大红牡丹喜洋洋,

              花房内里里外外喷喷香。

高梅英(唱)我观这朵朵海棠盈盈笑,

              乐得我脸上阵阵泛红光。

许大贵(唱)我观这吊兰倒挂惹人爱,

              还有那杜鹃悄悄飞进房。

高梅英(唱)我观这石榴结籽咧嘴笑,

              又观那娇艳桃花带粉装。

              喜看这千姿百态黄金菊,

              犹闻那万紫千红百花香。

              满园春色观不尽,

许大贵(合唱)乐得你我心花放。

高梅英

许大贵娘子,再到那边看看。(搂高梅英)

高梅英嘻嘻。

【秀芳内喊:爸爸,快回家吃饭吧。

许大贵   (触电似地离开)哎哟,死丫头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高梅英(焦急)这…………这可怎么办哪?

许大贵也是的。(急藏起酒菜)这花房里朝哪里躲呀?(望望一旁的干花丛)咦,你就藏到这丛干花里边。

(伸出头)哼,我已经藏在这里了。

高梅英哎呀,这怎么行呢?

许大贵哎呀呀,你就委屈一下吧,等会我抓紧打发她走开。

【许大贵推高梅英藏到墙边干花丛的另一侧,慌慌张张地理理干花枝,开门,坐到干花枝前,喘粗气。

(上唱)急急忙忙往回跑,

                秀芳在家心内焦。

                小闯藏在干花中,

                设法帮他往外逃。

        (敲门)爸,开门呀。

许大贵你是哪一位呀?

爸,我的声音你怎么听不出来啦?

许大贵(开门)有事吗?

(三进门,三拦门)爸,叫你快回家吃饭。

许大贵(喘粗气)爸爸还不饿。

爸,你怎么喘粗气呀?

许大贵爸爸刚才正在练气功,你不要打岔。

哎呀,天都这么晚了,还练什么气功,你赶快回去吃饭吧。让我在这里把花整理整理。

许大贵不不不,你先回家,我来整理。(挡住干花枝)

爸,你每天晚上不是要喝两盅吗?你先回去喝酒吧。(推许大贵)

高梅英(伸出头)刚才喝过,还喝。

许大贵不不不,爸爸今晚不想喝了,要不,你先回家把饭装好,我立刻就回去。(推秀芳)

今晚你怎么不想离开花房?这花房有什么好留恋的,走吧。(推许大贵)

许大贵等等,等等,别急。

爸,天不早了,要不我们一起走吧。(拉许大贵至门口,二人同时回头望望干花丛,相互发现对方,故作正经,反手关门,拉灯,一起下。)

【小闯、高梅英摸黑分别从干花丛两侧探头上。

高梅英

(唱)梅英

              小闯我躲在花丛心紧张,

              如同小孩捉迷藏,

              憋得浑身汗水淌。

高梅英(唱)许老头子

              许秀芳她发大狂,

              推推搡搡把我藏,

              圈在里面真窝囊。

高梅英(唱)趁着他俩回家去,

              我急急忙忙离花房。

【小闯、高梅英同时抢着跑去拉门,二人脑袋相撞,发现对方。

高梅英小闯?

妈?

高梅英

怎么,是你在这里?(二人同时旁白)还不都是一回事嘛,真是芝麻掉进针眼里——巧啦。

【许大贵边喊边追秀芳上。

许大贵秀芳——

高梅英

哎呀,他们都回来了。(二人急藏干花丛中,双双错了位置)

爸爸,我是回来拿钥匙的,你跑来追我干什么?

许大贵我也是回来找钥匙的。

【许大贵、秀芳同时望望干花枝旁,又同时故作寻找钥匙。

爸,你的钥匙找到了?

许大贵还没呢。

那肯定是丢在家里了,赶紧回家去找。

许大贵不不,让我好好想一想。(心神不定地暗望干花丛中)

爸,我看你心神不定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许大贵唉,秀芳啊,你妈死得早,家里没人搞后勤,我心里在考虑着我们家的干花创业园如何发展呢,现在家中的领导力量太薄弱了。

领导力量?

许大贵是啊。

              (唱)干花制作发展快,

              加强管理要人才。

              后勤岗位还空缺,

              工作实在难安排。

爸。

        (唱)你道说后勤管理缺人才,

              我看呀,销售岗位更需求人才。

              找一个年轻有为的男子汉,

              到我家执掌大权更应该。

许大贵(唱)秀芳呀,后勤主任我已物色好,

              只等招贤上门来。

(唱)爸爸呀,未来经理有人选,

              今晚请你猜一猜。

许大贵怎么?你还想考考老爸呀?丫头,只要你认为他是有技术的创业人才,那就有希望进我们的干花创业园。

不过,这个人若以前曾偷过我们家园里的瓜吃呢?

许大贵怎么?你说的是他?

不过,他现在已变成另一个人了,在上海打工学到插花技术,对干花的制作、新的品种、对海外的销路等等方面,他非常精通,比你我高强。

许大贵照你这样说,他还真是个人才。

到我家这干花创业园是个顶梁柱。

许大贵哎,秀芳呀,你老爸物色的后勤主任也算是一流人才,年纪跟我差不多,除去后勤管理呱呱叫,还能唱唱民歌小调、跳跳民族舞蹈,搞搞家庭晚会还是没话说的。

爸,只要你认为她是个创业管理人才,那就有希望进我们的干花创业园。

许大贵哎,秀芳呀,要不,让她出来当面认识一下?(暗中在干花枝旁拍拍,突然被内中拉了一下)哎哟!

怎么啦?

许大贵嘿嘿,被干花枝上的刺戳了一下。

噢,不想出来?(暗中抵抵干花枝内,被内拧了一下)哎哟哟。

许大贵怎么?

没有什么,可能被虫子咬了一口。

许大贵(发狠地)嗨,秀芳呀,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了,干脆……

对,爸爸,我和你想法一样,干脆当面……

【许大贵、秀芳各从干花丛两侧拉人。谁知,许大贵拉出了小闯,秀芳拉出了高梅英,由于互换了位置,几个人显得很尴尬。

大叔……(秀芳急递眼色)哦,爸——

许大贵嘿嘿嘿,嗳。(示意秀芳叫)

大婶……(大贵急递眼色)哦,妈——

高梅英——

许大贵……这下我们家的干花创业园人才济济了,再招聘一批制花农民工,甩开膀子干吧。梅英啊,拿出当年在宣传队的绝活,唱起来,扭起来。

  !

【音乐起。

(合唱)干花朵朵笑颜开,

        创业园里添风采。

        枝叶牵出好姻缘,

        花房新歌飘四海。

 【幕落。

——剧终

责任编辑:柯澜

2016年05月19日

今天你微了吗(相声)
一间房,两个娘(小戏曲)

上一篇

下一篇

花房新歌(小戏)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