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江苏省文化馆《文化新世纪》

叶馨远

当代的一个春日下午

小东娘的老房子里

小东娘——60岁,独居老太太

 马小东——30多岁,时尚青年

 小   花——3岁,宠物斑点狗(由小孩扮演)

 

【开场音乐《喜洋洋》中启幕。

【老房子的外屋。一边设一桌两椅,另一边是一张老旧长沙发,沙发前有茶几;屋内凌乱地放着好几个包。

【音乐声中,小花狗舞蹈似地打着滚……

小东娘(着一个小包从里屋出,一见花花乱打滚)喔唷唷唷,花花!花花!勿来噻!勿来噻咯!

(唱)晓得你今朝蛮开心,

乱翻乱滚可不行!

这里厢,是锅碗瓢盆千万碰勿得,

这里厢,是衣裳被褥不可乱蹭蹭。

阿晓得搬个家实在勿容易,

你要是添乱当心打一顿!

【花花一听到“打”字,抱着小东娘的腿汪汪直叫。

小东娘好好好,勿打,勿打,晓得你是我小东两家头个命心肝。你乖点,一歇歇你小东爸爸就 要来接我们到新房子里去住哉。

【花花快活地叫着直往小东娘怀里钻,逗得小东娘哈哈哈地笑得合不拢嘴。

【突然手机的定时闹钟铃声响起……

小东娘(站起)呀,辰光到哉!

咦,这个闹钟闹了半天了,小东怎么还不来呢?让我望望看。

【小东娘一边说一边打开门,不料她刚刚迈出一只脚……马小东正巧就接着电话上。

马小东(接电话)老婆,晓得哉,一间房,两个娘……

    (对着手机唱)老婆老婆你莫急,

孝顺你娘我同意。

你只管先把你娘接,

做我娘的工作不费力。

【小东娘听了始而一愣,继而面孔板起,气呼呼地把迈出的脚收回来,轻轻关门,默默坐下。

马小东  (讨了个无趣,转移话题)花花,过来抱抱,想死你了。

【花花“呜呜”地躲到小东娘身后,直摇尾巴。  

马小东怎么,寄在这里养了点日脚,就勿不认得我了?

(一把将花花拽了过来)我是你小东爸爸,阿晓得!(在花花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到底是个小畜生!

小东娘(“呼”地一下站起来)你做啥拿狗撒气啊?

(唱)花花虽然是只狗,

有情有义有亲头。

出门跑前又跟后,

回到家拖鞋衔到我脚跟头。

养儿子真个不如养只狗,

老来有伴不用把人求!

(边唱边起一只包)

马小东(连忙上前讨好地)我来,我来。

小东娘你来做啥?你来帮我扔掉啊!(说着包进了里屋)

马小东(自语地)怎么像只次品炮仗,一点就炸,勿点也炸?(一把抱过花花)花花,奶奶怎么啦?你阿晓得她为啥生气啊?

小东娘(出里屋正好听到)问花花做啥?你自家勿晓得呀!

马小东我……(莫名其妙地)我晓得啥?

小东娘听听,还假惺惺地说,(学样)我晓得啥我晓得啥?(宽慰地)还是我俚花花好,它晓得我对它好,不肯跟忘恩负义个人走!(又要去拿包,突然肩膀一扭)哦唷!

马小东(连忙走过去把妈拉到沙发上)妈,你就勿要收拾了,我来给你捏捏,捶捶吧!

(唱)捏捏肩,捶捶背,

勿要累发你的肩周炎。

最近忙着装修实在累,

没顾上多来看看你。

小东娘(唱)捏捏肩,捶捶背,

 乐在心里故意板着脸。

 这么孝顺长久勿曾见啦,

 只怕是有话憋在心里边吧。

马小东(接唱)是有话想要告诉你,

 说出来姆妈你可勿要气。

小东娘(接唱)有话要说你就直接说,

 老太太我晓得该气勿该气。

马小东(接唱)妈妈把我养大勿容易,

小东娘(接唱)妈妈疼儿又有啥稀奇。

马小东(接唱)娟娟娘养大娟娟也不易,我想……

小东娘想啥?

马小东(接唱)我想……

小东娘想啥?

马小东(猛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接唱)

我想把娟娟娘接到新屋里。

【小东娘一下把马小东的手推掉,啥也不说,站起来解开一个包,把包里的锅碗瓢勺一样一样取出来往回归放。马小东跟在后面不停地追着唱。

马小东(接唱)娟娟说,想让她妈跟我们住一起,

 娟娟说,把她妈房子出租替我们还铜钿。

 娟娟说,她妈有一手好厨艺,

 娟娟说,她妈勤快能省掉佣工钱。

 娟娟说,她妈……

小东娘(猛地停住,马小东跟在后面差点撞到)娟娟说娟娟说,你自己到底怎么说?

马小东(看着小东娘,弱弱地)我末……我也想……

 (接唱) 让她娘跟我们一起住,

   老太太一人独处太孤寂。

小东娘(把手中的包往下一掼,包里东西散了一地)勿要说啦!

 (唱)越听你说我是越来气,

 这个儿子倒像勿是我生的。

 一口一声娟娟说,

 八哥学舌没出息。

 多年来盼着和儿子一起过,

 今日里好像冷水一盆从头浇到底!

【花花又衔了一个线围脖给小东娘……

小东娘(拿过围脖,接唱不断)

这围巾,好熟悉,

它是我一针一线亲手织。

围上它,好帅气,

看到它就像看到那时的你。

这是你的奖状,

这是你的病历,

这是你的考卷,

这是你的玩具……

阿晓得这一件一件我为啥舍不得丢?

是把你这个儿子捂在心窝里!

马小东(扶妈妈坐下,蹲着靠在妈妈的身边)姆妈!

(接唱)慈母情,慈母意,

小东心中牢牢记。

忘不了,灯下你陪我做作业,

忘不了,床头你吟唱摇篮曲。

忘不了,你四处求告借学费,

忘不了,我吃干的你喝稀的。

忘不了,你吃辛受苦供我上大学,

忘不了,我生病你连夜赶路上千里。

小东娘(接唱)既如此你为何一口一声娟娟妈,

 自己的亲娘一字也勿提。

马小冬(接唱)我与娟娟心相系,

 是恩恩爱爱两夫妻。

 娘为我是吃了不少养育苦,

 娟娟娘单亲妈妈更加勿容易。

(音乐声中满含深情地回忆)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五岁的娟娟在河边玩耍时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娟娟娘闻声赶到,她衣服鞋袜都没顾上脱,一头就扑到水里。只见她东抓西捞在水里瞎扑腾,原来她根本就不会游水啊!也不知她哪来的本事,竟然拼命把娟娟拖到了岸边。娟娟得救了,可她却再也没有一丝气力,慢慢地,无声无息地沉入了河底……幸亏乡亲们及时把她救了上来。整整三天,她深度昏迷,在医院里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娟娟在哪里?”

小东娘(感动地抓住小东的手)儿子……

 (唱)小东你一番话有情有义,

 倒叫我这当娘的羞愧无比。

 我只想自己养儿受辛苦,

 却不顾人家养女更孤凄。

 天下父母都一样啊,

 一样的愁来一样的喜。

 想必娟娟娘呀——

 她也曾,灯下陪女做作业,

 她也曾,夜夜吟唱摇篮曲。

 她也曾,四处求告借学费,

 她也曾,女儿吃干她喝稀。

 她也曾,千方百计供女上大学,

 她也曾,探病夜奔上千里。

 虽说是心里还有点小妒忌……

【花花凑到小东娘身边,讨好地立起身爬到小东妈身上……

马小东妈……

小东娘你别说了!

(接唱)让娟娟娘与你们同住我同意。

马小东真的,妈,你太好了,太大度了,太英明神武了,太……

小东娘不过我有个要求,等你们有了孩子,就把花花送来给我……(不无落寞地爱抚着花花)做个伴!

马小东(不解地)怎么,你不跟我们一起住?

小东娘一间房,两个娘,怎么住?

马小东我和娟娟把那套房的主卧设计成宾馆的标准间一样,有两张床。只不过,床小一点。

【音乐停。

小东娘啊,你做啥勿早说?

马小东你也没让我说啊。

小东娘你个细赤佬,寻老娘开心啊。

【小东娘敲马小东的头,马小东跑,花花跟着汪汪叫……

【伴唱起:一间房,两个娘,

 两个娘住一间房。

 亲家儿女住一起,

 开心赛过总统房。

【欢快的伴唱声中,娘俩追着闹着,花花汪汪叫着……

【收光。

——剧终

责任编辑:柯澜

2016年08月10日

花房新歌(小戏)
人物儿(小品)

上一篇

下一篇

一间房,两个娘(小戏曲)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