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江苏省文化馆《文化新世纪》

於国鑫

 

 时 间 当下

 地 点 某出租车公司经理办公室

 人 物 李小凤,女,45岁,出租车司机

  朱建设,男,50岁,出租车公司经理

  陈欣文,女,30岁,某全媒体记者

 

 【起光。办公室布景。朱建设拿着“拾金不昧奖”的大信封侧幕上,走到门       前,探头看了一下,关门。

朱建设 上面还不错,拾金不昧奖励了2000块,太多了。(扣出1000放自己兜里,再       数出两张)1000块,有200就够了,剩下的800给记者。(塞一小信封里, 嘟      囔)哪个佛都得烧香呐。

  【朱建设得意地捋捋头发,李小凤风风火火地上。

  【音效:“Duang”的推门声。

李小凤  朱经理。

  【李小凤进,朱建设被吓坐下。

朱建设 (指责,掩饰)你呀,总是风风火火的!

李小凤 找我什么事?

朱建设 (拿出一个钱包,人五人六样)保卫科送过来的这个钱包是不是你前两天交       公司的?

李小凤 对,就是它。那孙子找到没有?

朱建设 手往哪比划呢,哪个孙子?

李小凤 丢包那孙子。

朱建设 丢包的失主,不是孙子。

李小凤 拉倒吧。(拿经理桌上的水杯喝水)那俩孙子打上我车不光嘴里不干不净,       还动手动脚,还赖我69块打车钱!(越说越气)我呸,臭不要脸的!

朱建设 过会记者来了,别一口一个孙子的。

李小凤 记者来干嘛呀?

朱建设 今天是3月5日,特意来采访你这个拾金不昧的正面人物儿。

李小凤 我就一开出租车的老娘们,什么人物儿不人物儿?(去给自己倒水)

朱建设 你尽管配合记者就行了。

李小凤 经理,丢包的那俩孙子真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朱建设 怎么又孙子孙子的,记者来了,你就是个人物儿,你就是公司形象。

李小风 (喝水)哎,咱们让记者帮忙找找?

朱建设 找不找得到,不就69块钱嘛。(轻描淡写)

李小凤 不光是钱的事……

朱建设 (烦了)好了,不管找不找得到,公司一定会奖励你。

李小凤 奖多少钱?(伸手拿“拾金不昧奖”信封)

朱建设 (挡李小凤)你这个财迷,提到钱眼睛就放光。

李小凤 谁跟钱过不去。(晃晃钱包)想想我就来气,那俩孙子还想对老娘动手动         脚,老娘……

朱建设 (喝止)李小凤!孙子孙子还没完,你又老娘老娘的,过会记者来了,你注       意形象!

李小凤 这不记者还没来嘛。

朱建设 记住,你是正面人物儿。

  【陈欣文扛摄像机,背照相机、提示板,带个自拍杆的手机上。

朱建设 陈记者,欢迎欢迎。

陈欣文 朱经理,捡钱包的的姐来了吗?

朱建设 这位就是。

李小凤 你好。

陈欣文 (把提示板塞给李小凤)赶紧把稿背一下,过会镜头一开,照着说。(对朱       建设)咱得抓紧录,我还有事。

朱建设 不急,水总得喝一口。

陈欣文 不喝了。(架摄像机)

李小凤 (看见记者的器材,嘀咕)哟,尽是高科技。

朱建设 倒水去。

李小凤 人家不喝。

朱建设 不喝你也给我去倒。

  【李小凤去倒水,朱建设掏出信封靠近记者。

朱建设 陈记者,(拿装钱信封捅了捅陈欣文)车马费。

陈欣文 (自然地收红包,指着办公桌前)的姐,就这儿,来拍照。

  【朱建设把拾金不昧的大信封做样子递给李小凤,李小凤拿着,摆姿势,拍       照。朱建设挤进镜头,陈欣文对他挥挥手。

陈欣文 没你。

  【朱建设赖着不走。

李小凤 她说没你。

  【推开朱建设,陈欣文拍好照。

朱经理 这照片用哪?

陈欣文 晚报用,题目是《的姐拾金不昧,公司现金奖励》。

朱经理 这题目好!

李小凤 (掏出信封里的钱,晃晃大大的钱包。)好什么好,才200块钱。朱经理,       公司也太抠了。

朱建设 精神大于物质,你做好事也不是为了钱,对吧?

李小凤 那公司每月收我几千块钱份子钱为什么呀?(拿车钥匙,欲下)

朱建设 回来,还没录像呢。

李小凤 还要录什么?

陈欣文 录条晚间新闻,再录条网络视频。

李小凤 什么网络视频?

陈欣文 拿这自拍机录的视频,录完直接就发网络上。

李小凤 今天晚上能看到吗?

陈欣文 一发完手机上就能看到。

李小凤 好,我看那孙子往哪跑?

  【李小凤摸自拍杆。

陈欣文 这个键可不能碰,一碰就发出去了。(拿过自拍杆)这个是录的,这个是发       的。

  【李小凤乱摸,陈欣文把自拍杆收一边去了。

李小凤 (看表)抓紧了。一会赶上晚高峰大堵车,份子钱都挣不出。

朱建设 (不耐烦)你就知道钱钱钱,背稿去。

  【陈欣文调试机器。

李小凤 经理,这采访怎么还背稿呢?

朱建设 你别管,赶紧背吧。

李小凤 我要背得了书,能开出租?

朱建设 忘了词我给你提。

李小凤 可是……

朱建设 一会就晚高峰了。

陈欣文 好了没?

朱建设 好了。

  【陈欣文指挥拍摄准备。

陈欣文 欢迎大家收看《新闻现场》,今天为大家报道的是“的姐拾金不昧”的故         事。(对李小凤)接下来,我问,你照着板子上的稿说。

    (问)说说你捡到钱包时的第一反应。

朱建设 (指提示板)往这看,往这看。

李小凤 (不太熟练)很激动,很惊讶,很犹豫,不知道是该上交还是不上交,毕竟       是第一次捡到这么贵重的东西。不对……

陈欣文 哪里不对了?

李小凤 我不是第一次捡到东西,我这是1、2、3…(自己算数)

陈欣文 (对朱建设)你们这事是真的?

朱建设 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陈欣文 那好,你说说你捡到钱包时是什么心情?

李小凤 我开心!我开心的不得了。

陈欣文 (引导)你为什么开心?

李小凤 这就叫报应。

陈欣文 (惊讶)报应?

李小凤 两个大男人打车不给钱,满嘴脏话动手动脚,好吧,把钱包丢了吧,这就是       现世报!

朱建设 李小凤,你瞎说什么?

李小凤 我没瞎说。

朱建设 你再瞎说,收回你的奖金。

李小凤 行行行,让怎么说怎么说。

陈欣文 那我们还是按稿来录。准备,开始:你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

李小风 当时我只是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找到失主之后,看到失主激动地       拿回钱包。不对。

朱建设 怎么又不对了?

李小凤 (惊问)你不是说没找到那俩孙子吗?

朱建设 失主——总会找到的。

李小凤 没找到就是没找到。

朱建设 (拍了拍提示板)你就按稿说。

李小凤 那上面全假的,没找到就是没找到。

朱建设 找不到就算了。

李小风 你不找,我要找到的。

朱建设 你怎么这么犟!

李小风 他还欠我69块钱车钱呢。

朱建设 公司刚刚奖了你200块。

李小凤 200块钱是奖给我拾金不昧的,69块钱是欠我的车钱,一码归一码。

朱建设 你个财迷,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呐。(拍桌子)

  【静场。

陈欣文 (他俩吵架的时候,陈欣文忙着拍钱包的特写,拍完看他们还在吵,冷冷地       问)还拍不拍了?

朱建设 拍拍拍。

陈欣文 不就一破皮包,折腾……

李小凤 破皮包?这里还有两万多块钱呢。

朱建设

陈欣文 两万多块钱?

李小凤 对呀。(拿过钱包,掏出钱)保卫科的人没和你说?

朱建设 (接过钱,摸钱)没有呀,我以为这钱包里没什么钱,再说,要是有钱的         话,你一个财迷……

李小凤 我财迷怎么了?我财迷怎么了?(拿回钱)什么钱该拿,什么钱不该拿,我       心里明明白白。

  【朱建设、陈欣文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陈欣文 (掩饰)好,好,你还真是个人物儿!(解围)我今天拍了五条捡钱包的,        总算碰到一个真的。

朱建设 我们这事就是真的。

陈欣文 (看下李小凤,再看一眼经理)这条新闻得好好做。

朱建设 好,我们全力配合。

  【陈欣文坐下写提示板内容。

朱建设 李小凤同志,我现在代表公司授予你年度优秀标兵!

李小凤 有奖金吗?

朱建设 至少五百块。

李小凤 行,那咱们赶紧拍。记者,咱拍吧。(催促)

陈欣文 李姐,你听我说,报道你这么一个大好事,咱们不能着急。

李小凤 我急,拍完我还得出车,马上晚高峰了……

陈欣文 好新闻一定要慢慢做,不能急。

朱建设 对!陈记者,我看咱这新闻能不能这么做,先在这拍李小凤的讲述。

陈欣文 再找两个人模拟一下乘客坐车的场景。

朱建设 再去派出所拍报案的镜头。

陈欣文 派出所一有消息就去后续报道。

朱建设 好的。

陈欣文 你们公司要挖掘李小凤从小学初中高中做过的一系列好事,我们要把她做专       题片、系列片。

朱建设 我们公司要给她发奖杯,做雕像。

陈欣文 她捡到的是两万还是20万?(暗示)

朱建设 (领悟)20万。

陈欣文 那这稿得重新写。

朱建设 重写。

李小凤 写个屁,你们这不骗人嘛。

陈欣文 哎——(正色)你怎么能说我们是骗人呢,正面报道是我们一贯坚持的原         则。

朱建设 对对对。

李小凤 拉倒吧。

朱建设 添油加醋而已。

陈欣文 (纠正朱建设)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李小凤 经理,我不拍了。

朱建设 你又怎么了?

李小凤 几天都出不了车,份子钱挣不出。

朱建设 你得配合,公司给了你奖金的。

李小凤 这奖金我不要了。

朱建设 行,(拿起大信封,掏出钱)拾金不昧这事你赖不掉,有一面锦旗会挂在我       的办公室,奖金是你自己不要的。

李小凤 (抢回钱)我要我要。(把两百块揣兜里)

朱建设 哼,我还治不了你!

李小凤 我不要还不定归哪孙子呢。

朱建设 你……

陈欣文 朱经理,你把稿拿过来我们计划一下。

  【朱建设拉过陈记者讨论报道。

李小凤 (把记者的自拍杆拿过来,偷偷躲到角落)大家好,我是的姐李小凤,前几       天有俩弟兄喝醉了酒坐我的车,满嘴脏话,中途跳车,最后把包落我车上         了,如果你俩看到这条新闻,赶紧和我联系。

朱建设 李小凤,你过来。(发现李小凤在干什么。)

李小凤 (对自拍)你俩来的时候,记得把欠老娘的69块钱车钱带过来,一分不能         少,一分也不要多。(下)

朱建设 李小凤,李小凤。(追下)

陈欣文 (气急败坏地冲出来)这是什么人物儿!(追下)

  【音乐起,一束定点光打在钱包和提示板上。

  【音乐渐弱,收光。

                                                        ——剧终

责任编辑:柯澜

2016年11月11日

一间房,两个娘(小戏曲)
道个歉能咋地(小品)

上一篇

下一篇

人物儿(小品)

Powered by CloudDream